如果人的身体死了,但大脑还活在营养液中,那大脑能不能活在虚拟世界里呢?

人类是真实存在的吗?你眼睛看到的就是真实存在的吗?缸中之脑和双缝干涉实验,到底揭露了什么?1981年,科学家提出了一个有趣的假想——缸中之脑。将大脑从身体上切下来后,放在一个可以让大脑继续存活的营养液中,把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通过计算机给大脑特定的电信号,让它可以保持一种正常的幻觉——似乎自己的身体和周围的一切都还存在。

作为“缸中之脑”试验的操作者,人类自然清楚这颗大脑所体验到的世界其实是计算机制造的一种虚拟现实,但是你是否又思考过:人类是否也是生活在被更高等文明所支配的虚拟现实之中呢?我们有没有可能所看到的、听到的或者闻到的都是虚拟的,我们的身体或者周边都是虚构的,我们也只是浸泡在营养液中的一颗大脑而已呢?

这篇文章,站长就跟大家探讨一下“缸中之脑”理论,大家在空闲之余也来思考一下我们是否生活在一个虚拟世界中呢?

“缸中之脑”理论

人类的大脑是世界上最精密的器官,这里有丰富的大脑皮层,既感受着外界的万千变化,又可以对手、脚、眼睛、耳朵等各个器官发号施令。

但遗憾的是,即使是科技快速发展的今天,人类对大脑的研究也仅仅是皮毛而已。

20世纪中期,世界著名的脑神经学鼻祖威尔德·格瑞夫斯·彭菲尔德(1891-1976 ,美国著名脑神经科专家)对高级大脑活动做了深入的研究。

他用电流刺激大脑皮层的不同部位,试图减轻像精神运动性癫痫这类疾病症状。受试者主诉有一点片断的回忆,嗅到以往闻到的气味,听到一种声音,看到一种颜色,这一切都是由大脑内特定部位的微量电流刺激引起的。

他发现,刺激大脑皮质的某些区域时,往事的记忆就会好像历历在目于我们的脑海中,仿佛录像带的放映,具备了事件原始场景的所有声音和情绪。似乎发生在我们生长过程中的每一件事,包括无数我们以为已经遗忘的时刻,都已经被记录和保存下来了。

通过对癫痫病人病灶观察所积累的大量资料,彭菲尔德在1954年提出了“中央脑系统学说”。这一学说认为:颞叶和间脑的环路是人类记忆的主要区域

这一区域像一个录音录象装置,把人的全部经历毫无遗漏地记录下来,这种记录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未被人主观意识到,但它的确是客观地实现了。因此,对这一区域施加特殊的刺激时,一些在通常情况下根本无法回忆的往事便被回忆起来。

这也就意味着,人的记忆被存储在大脑皮质中,并且可以被脑电流或者外部电流所激发。

所以,科学家相信,即使把人的大脑单独放置在培养液中,然后给大脑一些电流刺激,大脑也会产生记忆或者意识,这时候的人根本无法判断自己是处在虚拟环境中,还是在真实世界中。

双缝干涉实验

“缸中之脑”理论虽然听起来很有道理,但由于该试验需要一颗鲜活的大脑,这显然不符合伦理。而且,该实验需要配置能让大脑正常活动的营养液,实验条件极其苛刻。

因此,至今为止,该理论也只能被称之为“假想”,一直未被试验所证实。

但是,随着量子力学的发展,人们在“缸中之脑”之外,似乎又发现了另外一个让人怀疑世界的真实性的“证据”,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介绍的“双缝干涉试验”。

在介绍这个实验之前,我先举个简单的例子,给大家普及一下波粒二象性:

当你观察一只飞行中的蚊子时,尽管它不停的飞来飞去,让你眼花缭乱,但实际上在每一个时间点,蚊子只会出现在一个位置,这就是物质的粒子性。

当你往平静的湖面上扔一颗小石头,当它落入水中的时候所产生的涟漪就是物质的波动性,而当你继续扔一个小石头的时候,两个石头产生的波纹会互相接近并最终交织在一起,这就是波的干涉。

我们观测到的现象,要么表现出粒子性,要么表现出波动性。

但是,在微观世界里,物质在同一时刻并不是简单的表现为粒子性或者波动性,有些微观物质会同时表现为粒子性和波动性,这被成为“波粒二象性”。

而我们前面讲到的“双缝干涉实验”,简单说就是为了演示微观粒子的波粒二象性而做的实验。

其具体方式为:连续发射单个的电子穿过有着两条缝隙的障碍物,最后这些电子会落在用于观测的屏幕上,以便于观察,在重复了很多次的这个过程之后,其实验结果如下图所示。

我们可以看出,这个实验结果显示出了干涉现象,也就是说电子在运动过程中表现出了波的性质,它能够以波的形式同时穿过两条缝隙。

为了搞明白电子在穿过缝隙时的运动轨迹,研究人员在两个缝隙上都安装了能够观察电子的感应装置,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电子到底是通过了哪一个缝隙。

然后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当研究人员安装了感应装置之后,再次进行双缝实验时,他们惊奇的发现,电子的干涉条纹消失了,不管发射了多少个电子,它们都只表现出粒子性。

而当研究人员移除了感应装置,电子的干涉条纹马上就又出现了!

这个实验的结果让科学家非常困惑,为了保证电子的运行轨迹不被干扰,研究人员使用了摄像机来对电子进行观测,但其结果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好吧,既然这样,那么我在确定你通过了缝隙之后,再来拍摄你总可以了吧?”研究人员这样想到,于是就有了“延迟双缝干涉实验”,其过程是这样的,当研究人员通过高科技手段确定电子处于“已经穿过了缝隙,但是还没落在挡板上”的时候,马上用摄像机来观测电子。然而令研究人员目瞪口呆的是,这个实验的结果依然和之前的实验结果相同!

研究人员并不甘心,他们又做了更高级的“量子擦除试验”,这次他们的实验对象是光子。这个实验利用了光子的偏振性以及量子纠缠原理,他们在两个缝隙上安装了不同的介质,当光子通过某个缝隙的时候,由于介质的存在,它的偏振性就会发生改变,如果这个光子是与另一个光子处于量子纠缠态的话,那么另一个光子的状态也会发生相应的改变。

然而,这个实验的结果仍然和以前的相同:当有观测者的时候,根本就不会出现干涉条纹,而没有观测者的时候,干涉条纹又诡异的出现!

也就是说,微观粒子就像是一个个有思想的、无所不知的精灵,当没有观测者的时候,它们是一个个波函数,而当它们知道有人在观测它的时候,它们马上就只表现出粒子性。

或者说,这个世界上一切物质其实是随着人的思想而处于无时无刻的变化之中:当我们去观察或者思考某件事的时候,它是一种形态,但当我们不去考虑它的时候,它又是另一种形态,也许这就是“双缝实验”的恐怖之处吧!

有人说,科学的尽头是神学,而“双缝实验”的结果,使人们或多或少的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文章最后,请大家思考这么一个问题:

我们人类真的是真实存在的吗?

我们所处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虚构的吗?

我们是生活在真实的世界中,还是生活在虚拟的“缸中之脑”呢?欢迎在留言区讨论!

这里是科学驿站,我是站长,华中科技大学物理学博士,是一名热爱科学、热爱分享的科普答主,同时也是科学领域优质创作者、今日头条青云获奖者,如果我的文章有帮助到你,欢迎点赞和关注哦。

如果给大脑足够维持营养和能量,当然可以活在虚拟世界了,这就是上世纪流行的“缸中大脑”的假想内容。

哲学家们早就思考,如果只要给大脑一定的刺激就能产生各种感觉,那么怎么能证明我们平常的感觉是真实了呢?

你可以假设一下,要是有个邪恶的博士,把你的大脑取出来,泡在营养液里,然后把神经末梢连接到电脑上,邪恶博士可以通过电脑处理各种信号,传递给那个独立大脑的神经末梢,那么这个大脑可以获得各种感觉和体验,但是这一些只是电脑虚拟信号,大脑感受的幻觉而已。

一旦科技到了这个地步,人类也许就生活在沉浸式的虚拟和现实交错的世界,有时难以分辨周围感受的世界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平常的各种感觉到底是不是电脑模拟的环境。

就像电影黑客帝国里的描述,连接着电极的大脑也可以思考,这样人类已经摆脱人体的束缚,但如何保证自己的体验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就成了最大的难题。

欢迎关注量子实验室,评论里请留下您的见解。

人头分离的真实案例:

有人知道重庆女作家杜虹吗?也就是我国首例冷冻人,她的大脑现在就被保存在低温液氮罐里面,目前放置在一家美国科研机构,也就是专门从事人体冷冻研究的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因为,杜虹相信50年后的人类社会,很可能已经拥有让人复活的技术。

尽管很多人都说他们被骗了,但女儿为了完成这是母亲最后的遗愿,借了不少外债才凑齐75万,这还不算其他后续费用,只为了让其有机会在50年后复活。并且,在一次媒体采访中,杜虹的女儿还表示,倘若自己的妈妈最后没有醒过来,那么自己和丈夫可能会加入到冷冻遗体这个特殊的队伍中,毕竟很多未知的事情总需要有人去尝试。

如何实现人头分离?

很多人科幻迷都看过《三体》,而这部小说的编审正是杜虹,由于她的年纪本身也不小了,所以在其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难免让周围的大多数人都感到震惊。在杜虹去世的时候,她最后一句话是对女儿说的,表示自己很想再抱抱女儿。

杜虹的遗体处置并不是直接在美国进行,医生宣告其死亡后的短短几分钟时间,美国机构就带着自己的研究小组成员和设备进入房间,随即想起注射了多种能够确保血液再36小时内不会彻底凝固的特殊物质。哪怕是在殡仪馆的时候,杜虹的身体都有机械心肺复苏装置在不停的工作,一直维持着100次/每分钟的按压频次,并将动脉种中的血液替换为灌注进去的保护也。

而这样做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让身体中的化学试剂浓度维持在60%左右,从而确保身体各组织中剩下的水量不足以发生结冰,即便体温持续下降也只会让体内玻璃化。这还不是终结,后来,杜虹的遗体在经过一系列处理后又存放在温度只有零下60度的干冰中,然后将其带到美国后进行了人体分离。就这样,杜虹的头部就一直存放在那里的低温液氮罐中,而其他遗体部分就无偿捐献给了这个冷冻研究机构。

大脑是活在虚拟世界里,还是在重塑其他身体器官后复活?

首先,我们要知道当一个人被宣布死亡的时候,不管你之后采取怎样的措施,脑死亡已经成为基本事实。其次,虽然目前世界上冷冻人这个群体的数量在不断壮大,关于冷冻复活技术也偶尔有所谓的突破性研究,但是,那些存放在各种特殊液体中的大脑,实际上并没有思维活动,不存在部分人想象的虚拟世界。

当然,身处这个时代的我无法肯定的说,即便很多年以后人类也无法实现死而复生这件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但是,至少从有限的时间来看,不管是让存放在营养液中的大脑思考,还是让冷冻处理后的大脑在拥有新的身体器官之后复活,其实都不是一件现实的事情,对于所有人来说,珍惜自己仅此一次的短暂生命才是眼下自己能做主的事儿。

另外,试想一想,一个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前死去的人,如果突然在这个时代复活,她如何来适应当下的社会观念和生活方式,而她曾经最重要的那些身边人也都离开人世,如何来做这类人群的心理建设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从世界的客观规律来说,不仅是我们人类会老、会死,就连我们的地球、太阳也会走向生命的尽头。

所以,如果人类想要永远不死、甚至不老,那么,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资源紧缺,当地球上存在的人越来越多,而剩下的资源却越来越少,那必然意味着种群内部会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而且,当太阳演化到地球都不适合人类继续繁衍生息,那么,人类要继续生存的前提就是有其他适合居住的星球被找到,而找到这个星球,如何抵达这个星球,谁先去这个星球又是很现实的问题,似乎问题只会越来越多,而我们现在只能坦然接受死亡这个既定的生命终结方式。

谢谢你的提问。这个问题太有想象力了。

现在很多人体的器官可以通过冷冻技术,保存其功能。

但是,心脏不能因为有冷冻技术,就保证未来可以使用。

爱因斯坦的大脑被冷冻保存下来了,但是,只是一个大脑生物标本,没有思维功能。


我们可以推理,人死亡了,大脑还能活在营养液中,继续思维,这就是一个科学悖理。

按照现代对死亡的定义来说,不是以心脏停止跳动为标志,而是以大脑死亡为标志的。

例如,人猝死之后还可以在20分钟以内通过心脏复苏,就是因为大脑还没有死亡。


所以,不论年龄大小,如果大脑没有“死亡”,那么“这个人”是活着的。

所以,从现实上来说,你的这个提法是有很大科学、医学、和伦理问题的。 所以,我们只能以纯粹的物质层面说说大脑与人体分离以后,至少还没有“死亡”会不会还会思维。

如果正常的人,睡眠之后有没有思维呢? 大量事实说明,人在睡眠之后是不能正常逻辑运算的。

你不能说睡眠以后没有思维例如,古代有不少诗人的诗句是在梦中出来了的。还有一些科学家的问题,也是在梦中进行的。


但是,这种“思维”,与我们正常情况下的思维根本不是一回事,具体情况也非常复杂,不能用简单的例子为依据。

那么,一个人清醒情况下的思维呢?应该说,绝大部分情况下,思维是正常运算的,尽管也会出现运算失误。

所以,为个人的看法是,一个没有死亡的大脑,在冷的技术条件下,也许可以保证大脑还能具备思维功能,但是会不会还会在合理条件下,又恢复“那个人”的思维,这几乎不可能。

大脑之所以可以思维,保证这个系统思维的非常多。

如果离开自身人体,那么,遗失原有信息的可能性非常大。


据一些植物人醒过来的一些信息看,不少植物人醒过来之后,都会有一段“失忆”的经历,有些人会永久失去记忆。

这还是自身的系统“营养液”中生存的大脑。

如果离开人体呢?期待漫长的科学实验证明吧! 但是至少一百年以内,应该没有结果。

曾经在乔布斯去世的时候,流传出这样的一个事情,那就是人类未来可能实现“永生”,而在这永生的过程之中,将实现人脑与机器人的结合就是其中的一部分,所以就如大家说的将“大脑活在虚拟世界里”一样,而这个机器人就相当于是“虚拟世界”,只有人脑,无人身体。但是要执行这个过程必然是在人死亡之前。

因为我们一般在对死亡的定义是,生命停止,大脑停止运转,心脏停止运转等等,也就是生命系统所有的本来维持其存在的属性的丧失且不可逆转的永久性的终止。不过美国曾经发布这样的一个研究,当人类的心脏停止跳动时,大脑还会继续运作。这意味着人类的大脑会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这个事实,所以如果能做大脑的对接, 不仅可以在死亡之前,也可以在死亡之后。

那大脑能不能活在虚拟世界里呢?

按照利用机器人来实现永生具有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实现用人脑控制机器人。

第二阶段、将人脑移植到机器人身上。

第三阶段、将人的意识上载到代理机器人上。

第一个阶段要说实现的话,其实如今在人类生活之中,已经近些实现之中。并且在当时,一位名叫伊茨科夫科学研究者表示,这并非是科幻,人类10年内可以实现人脑转移至机器人体内,并且可能在30年内实现人类意识离体,并转移到全息躯体里。

而第一个阶段,是相对比较简单的,采用人脑进行控制,当我们将冷冰冰的工具植入到体内的时候,其实已经在逐步替代身体的结构,所以潜意识上确实已经在逐步实现了,但是并没有身体那么灵活,简单来说还是一块无意识的“铁”。所以实现用人脑控制机器人,只能算是一个皮毛,并没有与我们组织进行结合,所以这个部分虽然在实施,但是还没有跨越。

而第二阶段要实现将人脑移植到机器人身上就更加难了。大脑为神经系统最高级部分,由左、右两个大脑半球组成,并且是连接到了人身体的各个部分,它也是意识、精神、语言、学习、记忆和智能等高级神经活动的物质基础,如果没有大脑存在,我们身体的其他部分可以说完全不能动。所以大脑是最为关键的部分。而要将大脑连接到其他部分并非是一个容易的事情,或者说可以永远都实现不了。

就大脑的端脑区域,就有由约140亿个细胞构成,重约1400克,但是大脑皮层厚度约为2-3毫米,人类要想将这样的细胞构成部分,与例如其他神经系统构建起来,如何做得到?这真的就是天方夜谭,并且在移植之后,还要将脑力活动保持下去,不然也是白做,据估计脑细胞每天要死亡约10万个,而在死亡之后,还有新的脑细胞生成,在脑细胞生成的时候,血液,再生细胞等都要分秒的执行,需要其他的区域来供应能量。

所以在不能保证这个过程之下,人类的研究也最多进行到第二步,第三步完全是异想天开了,根本就实现不了。包括美国曾经执行的“阿凡达”计划,美国也是希望创造出“人脑-机器”交互的战士,使得士兵可以意念控制双足机器人,代替他们进行作战。但是如今毫无进展,这项技术难以攻克,或者说根本是无法做到的。

不过这项技术的“攻破点”有点不一样,那就是人不需要移植大脑,只需要机器人能够识别人脑之中的信息即可,但是这如今也没有实现,也就是说的机器人实现“永生”的第一步,实现用人脑控制机器人,人类完全做不到,如今进行的也只是皮毛,是一个冷冰冰的东西在身体之内,只能算是身体的一个支撑点。

所以综合情况来说,如果人的身体死了,大脑还活在营养液中,大脑也是无法做到在虚拟世界存活下来,因为没有其他的东西来供给大佬运动,这完全是异想天开的事情,并没有实际性的科学实践方式,顶多它就是一个科幻事件。并且这还是一个感想的“脑洞问题”。如果这都能够实现的话,那么人类实现永生也就不是问题了。

疯狂的科学家把一个人的大脑摘除了,放进营养液的缸中,同时把神经末梢连接在电脑上,告诉大脑它还活着…..

“有个人,被邪恶又疯狂的实验家悄悄地实施了实验,这个人的大脑被科学家从身体上摘除了下来,之后放进了一个充满营养液的缸中,这些营养液能够维持脑部存活。

科学家再把大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一台计算机上,计算机会按照一定的程序向脑部输送信息,告诉大脑一切都正常。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大脑以为物体、人、天空、环境一切都在,甚至身体的运动和感觉这些信息计算机都可以输入,大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自己正在阅读一段有趣而荒唐的假设”

以上这段内容出自于美国的哲学家希拉里·普特南的一书《理性、真理和历史》中,而这个假设也被称之为“缸中之脑”。

也就是说它假设的就是“你如何确定你的存在以及你所在的世界是真的?”也就是说你又怎么知道你是否是不是活在一个虚拟的现场中?

因为一切来说,我们在日常生活之中所体验到的、所感受到的一切感受到最后都会在脑中转化成信号。

基于这种前提之下,我们将人的身体和大脑分开,再把人的脑部放在装满了可供维持大脑生长所需要的营养液,供其大脑存活着。

再通过一台超级计算机连接上大脑的神经末梢,向大脑输送一定的信号,告诉大脑所感受到的一切。

正如日常一样,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大脑能够意识到自己是被超级计算机给制造的虚拟现实给欺骗了吗?

大脑能否意识到自己正在活在虚拟的环境之中?这个问题实在是太有思考性和哲学性了,和这“缸中之脑”最相似的设想就是是中国古代的“庄周梦蝶”了。

《庄子·齐物论》记载:“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戚戚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也就是说某天庄子在草地上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发现自己变成蝴蝶了,蝴蝶有翅膀。

当他变成蝴蝶了之后感受到了飞翔、翩然的感觉之后,感到十分的开心,还忘记了原本自己的样子,忘记了自己原本是个人。

梦醒过后,他仍旧记得梦中的内容,但是他起身看了看自己,又想到梦中的内容,一直之间竟是迷茫了。

他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变成了蝴蝶,还是由蝴蝶变成了庄子?而现实究竟是蝴蝶在做梦,还是人在做梦?

回到假设的问题,如果人的身体死了,但是大脑还活在营养液中,那大脑究竟能不能活在虚拟世界里呢?

人死了,大脑活在营养液中,那大脑能否活在虚拟世界中呢?

“缸中之脑”的假设让人感到震惊,那如果人死了,而大脑活在营养液中,那大脑还能不能活在虚拟世界中呢?

大脑作为神经系统最高级的部分,分别由左脑和右脑所组成,是中枢神经中最大和最复杂的结构,它是思维的器官。

掌握了人类的意识、语言、学习、精神、记忆等等的高级神经活动,并且调节机体的一切的活动。

按照这个说法来看,大脑还活着,但是大脑却不能够活在虚拟世界中。为什么这样说呢?主要有以下这些原因。

大脑作为人体的指挥官,它掌握了一切的智慧的行为,它告诉你面对什么的环境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比如我们闻到难闻的味道,也是鼻子先闻到了,再传输到大脑。

大脑告诉我们应该捂上鼻子;听到远处传来尖叫声,耳朵听到了,再反馈到大脑,大脑告诉我们可能远处发生了什么事,引起我们的注意力。

包括你现在看到的这段文字,也是信息通过眼睛传输到大脑中,我们才能够得到的信息。

1、视觉

我们眼中所看到一切镜像,都是光的折光系统在视网膜上成像了之后,再通过“视神经”传入大脑视觉中枢。

经过中枢相关部分进行编码和分析的步骤之后,辨认出该物体的颜色、形状、大小、远近和其他细节等等

其顺序为:光线→角膜→瞳孔→晶状体(折射光线)→玻璃体(支撑、固定眼球)→视网膜(形成物像)→视神经(传导视觉信息)→大脑视觉中枢(形成视觉)

2、嗅觉

嗅觉是一种感觉,由“嗅神经系统“”和“鼻三叉神经系统”所组成,它是外激素通讯实现的前提。

3、听觉

在声波的作用之下,我们产生了对声音的感受,外界物体振动的声音通过空气的传播,经过外耳、中耳和内耳的传导系统,把声音转化成生物电信号,再传递给大脑,最后产生了听觉。

也就是说我们个体对于外界的环境的认知,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所闻到的、所尝到的味道,都要通过眼、耳、鼻、口。

再以“生物电信号”或者“化学信号”传递给大脑对不对?大脑在感知的基础之上,再经过一系列的整合、判断之后再给出指令。

那么也就是大脑对于外界所感知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外界传达的“生物电信号”或者“化学信号”的信号或者刺激之下才能够感知到,否则大脑无法感知。

这种情况之下,如果大脑脱离了这些外界的感官器官,那么大脑就完全无法知道当下究竟处于什么情况了。

这就好比电脑和cpu的关系。假如把一台电脑的输入设备以及输出设备都给拆掉,最后只留下了cpu,那么这台电脑能用吗?

根本就用不了,而人的视觉和听觉、嗅觉、触觉这些就等于输入设备,没有了这些输入设备,大脑也根本不可能感知到外界发生的一切,所以大脑不能够活在虚拟世界中。

同样的,如果把电脑里面的cpu给拆掉,只留下输入设备,那么这台电脑也一样 饿用不了,所以人体的大脑和人体的输入设备(眼耳口鼻)都是相互相成的,谁也离不开了谁。

只能说不确定,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就这么干了。比如人体冷冻技术。

有的是冷冻全身,而有的只是冷冻头部。中国首例人体冷冻是一个叫杜虹的女作家,她也是《三体》的审稿人。他在2015年就倾其所有家产进行人体冷冻,不过只是冷冻头部。

如果未来50年可以复活,那么她没有身体,其大脑只能连接在营养眼中。对外界事物的四肢感受可以外接电极刺激。

其实很多人都已经在做这样的事了。但是在严格的科学论证方面,并不看好未来五十年可以让人的大脑脱离身体而独立感受客观世界。

意识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甚至比宇宙还复杂。我们对意识还原的能力还很肤浅。

不过在哲学史上,关于意识能否脱离物质而存在已经进行了大量的论证。

最典型的港中大脑模型。也就说,把五大感官全部拿掉,取而代之的是模拟感官体验。如果程度逼真,完全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哲学家也曾借助缸中之脑模型表达世界不可以被单纯的认为是唯物主义。

假设我们都是缸中之脑。那么你的所有感受,比如吃东西的美味,户外的鸟语花香,成功的喜悦都是可以被模拟的。那么你就无法区分真实世界和模拟世界。

这个问题无解,因为不可证伪!

答:经典的“缸中之脑”假设,描述的就是这个问题,目前对人体的了解来看,题设是完全有可能的。


我们接触到的一切外部刺激,最终都是以生物电信号或者化学信号的方式传递给大脑,比如:

(1)视觉

光线进入眼睛后聚焦到视网膜,视网膜感光细胞受到光能量的刺激,把光的频率、偏振、入射角度等等信息转化为生物电信号,电信号经过神经传递给大脑,大脑把信息加以分析,再模拟出外部事物的形状、颜色等等数据。

(2)听觉

声音的本质是声波在空气中传播,我们耳朵中的耳膜对空气振动非常灵敏,当空气振动的能量带动耳膜振动时,耳膜把声音信号转化为生物电信号,电信号再传递给大脑。

(3)肢体动作

大脑需要人体动作时,会发出生物电信号给相应的肌肉组织,然后肌肉消耗体能发生收缩,从而带动肢体做出相应的动作。

这一切看来,大脑和人体其他结构之间的联系,都是通过信号传递完成的,如果一个文明的生物技术达到了很高的水平,那么完全可以把大脑单独拿出来,用外部电信号来模拟生物电信号。


再把大脑放在营养液中,并满足大脑存活所需的一切条件,我们只要给大脑输入特定的信号刺激,就能让缸中大脑生活在虚拟世界中,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以此为科学基础的科幻片很多,比如《黑客帝国》、《源代码》、《异次元骇客》、《阿凡达》等等。

那么问题就来了,如何才能得知,我们是生活在真实的世界中?还是生活在虚拟的缸中之脑呢?


好啦!我的内容就到这里,喜欢我们文章的读者朋友,记得点击关注我们——艾伯史密斯!

完全可以。

这就类似于《黑客帝国》里的桥段。

只要大脑活着,并且在大脑周围有一层保护介质,便能在封闭环境内产生脑电波,脑电波保持持续的活跃度,大脑便处于特定的思维世界里。

《黑客帝国》里讲的东西本可能就是真的。

自量子论在近代得到精密仪器的观测论证以后,科学家们一度怀疑我们所生存的世界的真实程度。

量子力学里最容易让人怀疑这世界的真实性:

第一、双缝干涉实验,在微观层面证明了人的意识对物质会产生的影响,而且粒子在活动时竟然可以预测到人类意识的参与,这个实验很可怕,实验中当人类观察粒子时,粒子通过双缝后留下两条平行的亮纹,但当不观察粒子时,又出现很多相互干涉的条纹。就好像有“人”在控制着我们,当我们要去探索一件事物时,“他”所设计出的程序就会自动触发并让我们看到他想让我们看到的结果。但当我们不去探究这件事物的时候,“他”所设计出的程序就像一堆沉睡中的代码闲置在角落等待再次被唤醒。我们是否真的能改变已过去的事情?

第二,被称为世纪幽灵的量子纠缠现象似乎在证明,人类意识的活动其实受制于一个意识库,我们所有的想法都会与意识库里的定律限制一一对应,不允许超出这个限制。就像编程时用到的函数,调用的函数必须与函数库里一一对应,这个程序才能正确运行,函数的最初都必须被定义。

我们对现实世界所有的认知,都是通过视觉,嗅觉,听觉,味觉,触觉这五感在大脑编码转译后,在和大脑不断积累的识别库里存储的知识对应以后才让我们能去做出判断,那么问题就来了。

比如说视觉,我们看到一头羊,光量子从羊的身上被反射到我们的眼睛里,眼睛再通过层层传递(这个过程很复杂,而且有一段空间距离,即我们看到的物体实际上都是“以前的”),这就是视觉系统里最可怕的——皮层视区延迟。想一想,如果没有这一点点的延迟,我们在看到物体的同时大脑就真的看到物体了吗?

我们玩游戏的时候都知道,程序设计者为了节省内存,游戏里的大树只有在游戏角色接近的时候才显现出来,而角色距离大树较远时,这棵大树其实并不存在!是不是细思极恐??!!视觉系统里还有一个可怕的问题,你相信你看到的羊就真的是羊吗?还是大脑里本来就对羊有一个定义,这个定义就是,这必须是只羊,你眼睛看到的羊,经过脑电波的颜色纠错处理与传递进大脑识别库,然后跟识别库里定义的羊的特征一一对应以后,大脑反馈给我们一个信号:这的确是只羊。再比如颜色,我们看到的蓝色就真的是蓝色吗?我们认为看到的是蓝色,其实是经过大脑处理以后的结果,如果有的人大脑识别库里没有对于蓝色的定义,那么,他看到的会是什么颜色?

再说一下触觉,我们手里拿着一本书,你真确定你手里拿的是一本书,而不是一堆代码?你会说这真真切切是一本书啊!可是,这个“真真切切”又是谁给你定义的呢?再比如,走路的时候摔了一跤,确实很疼,这个“疼”是神经传递的,如果没有神经的反射传递,你会感觉疼吗?

我们的五感或许是被与大脑识别库里所定义的东西一样,是被定义了,不允许你超出这个感官的限制。

《山海经》现在已经被重新解读,里面曾存在的各种怪物被记录的很详细,找不到化石的原因就是他们存在的时间很短,数量很少,而且生活面积很小,这些怪物有些被证实就是现在仍在存活的物种,但有一部分太过于奇特而又找不到化石证据从而无法被证实。但近代有学者称《山海经》里记载的奇特怪物应该是存在的,有可能是基因工程的结果,但因为基因缺陷太明显无法生存繁殖而被自然或人为淘汰。

我们人体也一样,基因工程已经证明人体DNA可以被编译编码,也就是说人是可以被造出来的,科技水平如果再高一些,就像题主所说的,通过对大脑的合理存储,并将大脑连接到一个有着缤纷多彩的世界的识别系统里,大脑会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像我们现在一样有着悲欢离合的各种故事。

或许,我们就是如此。

大脑是否还活着,一般判断有两个依据:1、是否有氧吸收功能。大脑如果离开身体的供给体系,仅靠营养液泡着的话,是不能主动吸氧的,得靠外联机器才行。

2、是否有电活动。大脑的意识实际就是电活动的结果。就像播放电影一样,意识只是呈现的画面,没有播放机器和电流提供的能源和驱动力,是无法形成意识的。因此同样,仅是营养液泡着的话,能量没有与大脑联接起能量转换的渠道,产生不了驱动力。一些动物的大脑被切除后仍然存活一段时间,就像是马达被切断电源,由于惯性,还会转动几圈一个道理。大脑的运转系统更为复杂,个体差异也就更大。但本质上的机理是一致的。

如果仅就大脑能否活着这一简单粗暴的目的,通过技术手段要实现并不难。但是存活的意义在哪?

大脑的运算功能和意识的复杂性同样是个体差异非常大的,弱智和天才的大脑差别的量级差就像是尘埃与星河之间。

大脑如果仅靠外联机器提供氧气和动力,那么它能产生的意识也只能是较初级的。若通过外部刺激或植入信息,也就只是台生物显示机器,并不比机械AI先进到哪去。让一个身体死了的人,大脑还活在机械驱动下的虚拟世界里,与死了有何区别?!

大脑意识的魅力就在于其丰富性和复杂性,从而产生的想像力和创造力,脱离了躯体,失去了多元化的开放式信息采集来源,犹如被豢养的宠物,即便再优渥的条件,也没有了自主的“我”,只不过是个容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创速极风 » 如果人的身体死了,但大脑还活在营养液中,那大脑能不能活在虚拟世界里呢?

搞事情!那些不能说的秘密都在这里   关注公众号:创速极风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